• <menu id="gwcue"></menu>
  • 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變形計 | 從石油巨頭到能源巨頭,殼牌將如何完美變身

    http://www.oa513.com/

    未來能源大鱷還是渡渡鳥?在擁抱全新的能源格局中,殼牌已經緊鑼密鼓踏上變革的征程,誓重塑殼牌,將從石油巨頭轉變為能源巨頭。當下殼牌是如何重塑?未來,又有哪些挑戰和未知數?

    編譯 | 君子蘭

    去年3月,荷蘭皇家殼牌(Royal Dutch Shell)稱其正在出售加拿大油砂的大部分股份,油砂項目是一個巨大的工程,它以類似于采礦而非鉆井的方式,從地下開采出數百萬桶粘稠的原油。該油氣巨頭宣布,將以72.5億美元的價格出售油砂資產,以便將業務重心轉移到“我們擁有全球規模和競爭優勢的業務” 。

    有關殼牌出售油砂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剝離資產。在荷蘭海牙總部,經過幾個月的閉門商議后,按銷售額計全球最大的非國有石油公司殼牌得出了如下結論:能源行業正在發生根本性的變化,曾經有利可圖的油砂業務將成為負債。

    殼牌內部的分析師團隊(又稱scenarios)研究報告指出,全球石油需求最快可能會在10年內達到峰值,而行業原本預計原油需求還能增長25年。化石燃料替代品的沖擊加速了需求高峰期的到來,包括從太陽能和風力發電到電動汽車,其降價速度遠比殼牌高管預期的要快得多。殼牌認為,一旦石油需求高峰來臨,油價可能會緩慢下滑,最終低于油砂生產成本。

    而這將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油價變化周期,以往的油價變化周期就像過山車,每一次下跌后都會再上漲。這次將是石油時代數十年衰退期的開端,未來的世界充滿未知數,在殼牌內部,有一種認知正逐漸流行,油價可能會“越來越低”。

    分析團隊的Jeremy Bentham表示,如果這一局面成真,而公司卻被油砂拖累,“那么,很不幸,公司將徹底完蛋。”在殼牌決定出售油砂前,他在寫給老板的一份備忘錄中如是說。

    殼牌可謂是一臺大型的印鈔機,其2017年前9個月的利潤高達90億美元;它是一個在70多個國家擁有90000名雇員的龐然大物;它如果是一個國家,將是世界第7大碳排放國家,僅次于德國;它是去年“財富”全球500強排名第7的公司,銷售額達到2400億美元,不過目前殼牌各項指標正在縮水,殼牌認為由于能源行業正在經歷一場巨變:即從石油轉向電力,石油需求可能會在本世紀20年代末期和40年代末期之間的某個時候達到峰值。

    推動這種轉變的是經濟可行的新型油氣資源替代品,特別是太陽能、風能和電池。除此之外,政府對溫室氣體排放的限制也越來越嚴格:即使特朗普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歐洲、中國和其他大部分發展中國家都在遏制碳排放。

    如果殼牌不能針對全新的能源格局做好準備,可能會面臨大量資產包袱:股東們花費數十億美元找到的埋藏于地下的油氣,由于需求疲軟而無法經濟有效的開采和銷售。

    殼牌首席執行官Ben van Beurden聲明這種情況絕不會發生。這位59歲的荷蘭人在海牙的辦公室接受采訪時告訴作者,“我們不會坐以待斃,我們將去適應變化的格局。”

    http://www.oa513.com/

    問題在于對石油巨頭們而言,這一次與以往相比,未來的方向非常模糊。Van Beurden稱,“過去,無論面對何種困難,我們總會找到一種解決方案,保守的方法仍然有效。而當前所面臨的挑戰是我們不知道未來將走在何方。”

    因此,這次殼牌可謂做了一次巨大的戰略賭博。如果成功,他將在這個石油不再是全球經濟主要推動力的時代重塑殼牌,殼牌將從石油巨頭轉變為能源巨頭。

    他的第一個舉措是削減運營成本,試圖在石油時代的末期,讓殼牌比其競爭對手處于更有利地位。殼牌預計未來數十年,全球天然氣需求將持續上漲。不過,Van Beurden已經減少了對石油項目的投資,只保留那些在平均油價低于40美元/桶(遠遠低于過去10年平均油價)時,仍然能夠獲得豐厚回報的項目。

    殼牌已經出售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項目,包括殼牌認為不符合其低成本標準的油砂。殼牌正在重新設計并簡化深水石油平臺和陸上頁巖氣項目,這可謂企業文化的重大變革,因為長期以來,殼牌都是以工程規模巨大而非經濟性著稱。而且在過去的兩年里,公司已經裁員約12%的員工,總計12500人,他們中大多數人自加入殼牌后,認為可以工作到退休,而且瘦身計劃還沒有結束。

    Van Beurden的第二目標更難實現,他正努力促使殼牌成為電力時代的主力軍,成為一家真正的全球性企業。在殼牌早期嘗試可再生能源失敗后,Van Beurden正推動殼牌進入另一輪更深入的探索,這是其大規模銷售電力工作的一部分。殼牌正在北海興建海上風電場;它也是在阿曼和加利福尼亞州建設太陽能電廠財團的成員之一;并購買了歐洲最大的電動車充電公司和英國主要的電力供應商之一。

    到目前為止,這些動作僅是殼牌這只能源大鱷宏偉計劃下的小試牛刀。公司表示,計劃在2020年之前將“新能源”支出提高到10-20億美元/年,這一數字占殼牌2017年預計資本支出總額250億美元的4-8%。Van Beurden表示,隨著他任期的結束,殼牌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資將大幅增加:殼牌將通過生產、交易和銷售能源的全球網絡生產大量的可再生能源。

    殼牌在去年11月下旬表示,希望到2035年將能源業務和能源產品的碳排放強度降低20%,到2050年降低到“一半左右”。 盡管公司表示其相關舉措在進行中,但投資者對企業應對氣候變化風險的關注,仍然促使殼牌采取更多措施量化和減輕相關風險。殼牌的舉措,同時也是Van Beurden為保護殼牌在后石油時代競爭力工作的一部分,是在每個階段,塑造和開拓能源市場以獲取最大利潤,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他們一直這么做。不同之處在于,在未來,殼牌的業務重心將從污染的油氣資源轉向清潔的電力。

    Van Beurden稱,“問題在于如何在電力時代,打造一家全新的綜合性工業企業。在這方面,我們不會報著試試看的心態,我們將以必勝的心態開展工作。”

    殼牌搶占市場的態勢凸顯了石油行業前所未有的壓力。Wood Mackenzie首席分析師Simon Flowers說,“能源市場正在發生比我們想象中更快的變化,因為競爭性燃料的成本正在下降,預計全球對汽油和柴油的需求將最快在10年后達到峰值,到2030年前‘肯定’會達到峰值。如果最終必須以新能源取代油氣核心產品,這將是一項艱巨的任務,需要很長時間。如果可以,企業最好現在就開始著手,雖然現在這還不會給股東帶來太多價值。”

    其他主要石油公司也在嘗試這種轉變,但屢屢碰壁。法國石油公司道達爾在2011年斥資13.7億美元收購了加利福尼亞州主要太陽能電池板制造商SunPower的60%股份,另外還以11億美元收購了法國電池制造商Saft。截止目前,SunPower的股價比交易時跌去了大半,主要是因為太陽能行業競爭加劇,電池業務競爭也越來越激烈。挪威國家石油公司正在投資海上風力發電場,利用其在海上石油鉆井平臺方面的專業技術,挪威國油也在投資二氧化碳捕集和儲存的相關研究。

    【本周專題:完井】多層完井系統成功用于GoM,下一代或再等兩年

    能源替代產品的大量出現,正在顛覆已經成型的全球經濟格局。主要的電力公司也被迫進行重組來避免損失,因為大量的客戶將太陽能電池板安裝在屋頂上,從而減少了對電力公司的電量需求。不久前,主要的汽車制造商還在嘲笑電動汽車是白日夢,而現在卻在爭先恐后地加速生產電動汽車。

    這些公司并沒有看到變革即將來臨,或不會來的如此之快。殼牌的內部分析師團隊負責人Bentham的工作,就是確保公司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這位59歲畢業于牛津大學的負責人,在殼牌內部被稱為Bentham教授。這個叫法非常貼切,因為Bentham看起來更像個大學教師,而非高管。下午當作者走進他的辦公室時,他獨自坐在一張橢圓形的桌子上,穿著一件寬松的灰色西裝和跑步鞋,正在平板電腦上寫筆記。

    他的辦公室鋪著紅地毯,一面墻的書架上擺著幾百本書,另一面墻的架子上放滿了報紙和文物。有一副裝裱的渡渡鳥畫,荷蘭水手17世紀在毛里求斯島發現了這種鳥。但是當渡渡鳥的棲息地被毀壞后,這種鳥就滅絕了。“渡渡鳥曾經是一類大鳥,但受到環境變化的沖擊卻無力應對。”在過去的40年里,這幅畫帶來的警示在情景團隊負責人之間口口相傳。“渡渡鳥現在已經絕種了。”

    Bentham告訴作者,“我承擔的責任是確保殼牌不會成為渡渡鳥。”

    Bentham認為,5年多前,他和他的團隊便開始向殼牌高管們傳遞信息,經濟正在發生變化,他們認為這將對石油行業產生巨大影響。其中包括電動汽車的崛起。當油價約為100美元/桶且汽油價格維持高位時,相比燃油汽車,充電汽車的銷售量就開始攀升。但殼牌內部認為以石油為主的能源時代似乎還很漫長,上述擔憂有所夸大。

    之后在2012年10月,van Beurden從殼牌化學品業務部門負責人晉升為下游總監,負責部分運營業務,其中包括銷售汽油。Bentham回憶道,van Beurden不久就問了自己和他的團隊一個問題,“按最快的情形,電動汽車時代何時到來?”

    2014年1月1日,van Beurden成為殼牌首席執行官。在他任職的頭9個月里,油價在90美元和100美元之間溫和震蕩。然而,在秋季,油價開始跳水。直到2016年2月,油價才跌至底部29美元/桶。

    但是隨著油價下跌卻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現象:電動汽車的銷量一路走高。根據國際能源署的數據,從2014年到2016年,銷量翻了一番多,從32.3萬增加到75.3萬。同樣,國際能源署的數據顯示,在2015年至2016年期間,全球風能和太陽能發電的比例從4.5%上升到5.2%,一年內出現大幅增長。石油替代技術正越來越廉價。

    根據美國國家可再生能源實驗室(U.S. National Renewable Energy Laboratory)的數據,2010年至2016年間,住宅太陽能系統和風力發電場的平均電力成本在美國下降了大約60%。同一時期,根據彭博新能源財經(Bloomberg New Energy Finance)的數據,電動汽車常用的鋰電池的價格下降了73%。

    在2016年年底,Bentham和他的團隊感覺到了能源市場正在發生結構性變化,這不僅僅是另一次暫時的油價下跌。

    Bentham采用了一個簡短的詞組來宣傳他這種國際化的思維,在殼牌內部,他稱全球石油工業進入的新時代充滿“激進的不確定性”。這個詞在當年早些時候前英國央行行長Mervyn King所著的一本書中出現并被推廣普及。它也借鑒了20世紀經著名的濟學家John Maynard Keynes的思想。

    2016年-2017年初,Bentham的團隊總結了四種局勢,試圖幫助殼牌從容應對這一巨大的不確定性。公司將它們稱為“四個世界”。

    將這4種局勢圖表化,每種情景代表一個象限。橫軸是各種能源的全球需求量,縱軸是減少化石燃料的技術滲透,包括太陽能、風能和電動汽車等。

    如果未來世界走向高能源需求但低科技象限的局面,根據模型,全球石油需求直到21世紀40年代后期才會達到峰值。在這種情況下,到2040年,全球能源需求將明顯大于現在;石油、煤炭和天然氣各占總需求的四分之一左右,太陽能和風能約占5%。殼牌稱這一格局為“活在當下”。

    如果未來的情形落在低能源需求但高科技的象限,全球石油需求最快可能在20世紀20年代中期達到峰值。到2040年,全球能源需求將會大大減少。石油和天然氣各占總量的約四分之一,煤炭約占五分之一,風能和太陽能約占15%。總能量需求將會減少,因為人類使用的產品將會更節能。這種情形最可能影響殼牌的大部分業務,殼牌稱這種情形為“勇敢的新世界”。

    對于未來世界究竟會走向4種世界中的哪一種,殼牌并沒有答案,很難判斷。

    【系列專題】頁巖油氣復蘇:高產量背后的新技術(4)全球石油需求將在一代人時間內達到峰值,這種觀點已被普遍接受,而令人震驚的是,就在10年前,能源行業還在擔心即將到來的石油供應峰值。即使是石油行業中最聰明的人,也必須承認他們不清楚拐點到底是在21世紀20年代還是40年代才會出現,或者更準確地說他們不知道究竟什么將取代石油的位置,這讓他們非常困惑。

    殼牌戰略執行副總裁,現年57歲的澳大利亞人Guy Outen受雇來幫助殼牌摸清未來的發展方向,在其分析中,他表示能源行業正在由“復雜性”轉向“綜合性”,他留著短發,酷愛騎摩托車。

    自1971年以來,雖然全球能源總量已經翻了一番多,但化石燃料所占比例仍然保持在80%-85%之間。Outen說,能源行業曾經是一個“復雜的”世界,變化很明確,答案是“只要數學好并有一個聰明的大腦就能解決問題。”

    但一個“綜合的”世界將是一個不同而充滿未知的地方。其中,未來能源格局最基本的輪廓是模糊的。Outen表示,“雖然未來可能有很多道路通往前方,但前方在哪本身還沒譜。”

    一旦殼牌選擇了一條向前的道路,它就需要嘗試對沖其數十億美元的投資賭注。或者,正如Bentham喜歡說的那樣,借用學術經濟理論中的另一句話,殼牌的挑戰就是“盡量使遺憾最小化”。

    首先是對殼牌的油氣業務進行改革,這一業務領域可謂規模巨大,改革困難重重,風險很大。油氣業務領域涉及殼牌鉆探的大量油井,有的位于墨西哥灣靠近得克薩斯州,有的位于大西洋毗鄰巴西,這些井鉆至海床以下2英里深,精度達到英寸級。改革還涉及大型的液化天然氣廠,其中包括澳大利亞海岸的一個項目,殼牌“上游(即勘探和生產)”業務負責人Andy Brown將其形容為“人類歷史上建造的最大的漂浮結構”。改革還涵蓋北海地區的老舊平臺項目,從德克薩斯州到賓夕法尼亞州的工廠式頁巖油氣田,還有全球43000個加油站,這比麥當勞或星巴克兩者中任意一家的零售網絡都龐大。

    一些環保樂觀派把這些化石燃料設施本身稱為化石,將成為被可再生能源替代的遺跡。Van Beurden稱這種說是“徹底的經濟謬論”,大多數能源分析師都認同他的觀點。國際能源署表示,如果各國政府采取嚴苛的環保政策,全球石油需求可能在2020年左右達到峰值,但即使這種預測成真,到2040年石油占全球能源總量仍將達到23%,2016年這一數據為32%。換句話說,即使在石油需求達到高峰后,石油時代也可能會有數十年的收尾期。但想要在此階段獲利,當前就需要采取根本行動。

    殼牌首席執行官說,“目前的挑戰是我們不知道未來將會走向何方。”

    對殼牌而言,一個大型的能源項目可能需要在前期階段投資100億美元,即便項目的利潤能夠如預期那樣兌現,但其兌現的時間跨度則需要數十年或者更長的時間。近期,殼牌采取了一個不可思議但卻影響很大的舉措,這擴充了甄選石油項目的財務手段。

    通常而言,殼牌以項目的“凈現值”,即項目實際能帶來多少現金為標準進行投資判斷。在未來與現在類似的前提下,這是一種明智的評判標準。但是,由于殼牌認為未來與現在將有本質區別,所以它必須做出調整以適應油價“將越來越低”的情形,殼牌因此已經開始采用其他更多的會計方法。這種方法被稱為“價值投資比率”,它評估了一個項目所需的最低油價環境,以便在未來利潤回報水平超過殼牌的期望。

    殼牌上游業務總監Brown稱,“換句話說,就是在低油價環境下,項目具有多大的彈性?這是一種與之前不同的思想。”

    海牙是殼牌高管們坐鎮的地方,但休斯敦才是殼牌的靈魂所在,殼牌的很多大工程都誕生于此。沿著休斯敦西邊一條12車道的高速公路,兩邊坐落著許多油氣公司,這里被當地人稱為“能源走廊”,殼牌深水業務總部便坐落在一片不規則的建筑群中。

    在D號大樓中辦公的大多是墨西哥灣的團隊。在建筑物的內墻上,從地板到天花板都張貼著石油人的最愛:海上平臺的精彩照片。在文件柜頂上的一個展柜上堆滿了鉆井人的“玩具”:各種水下閥門和配件。

    如今,殼牌正在利用財務手段改造這種文化。首要解決的問題便是一個稱為Vito的墨西哥灣石油項目。

    Vito最早在2014年初設計,當時油價在100美元/桶左右。殼牌的工程師按最大規模設計,基本不考慮節省成本,以確保項目可以快速且大量地從海底采出原油。但到了2015年,隨著油價的回落,這個曾在過度自信的石油行業作為技術奇跡典范的Vito項目,成為了昂貴的歷史產物。

    那年秋天,油價持續下跌,時年41歲曾擔任高盛投資銀行家的Wael Sawan被任命為殼牌深水業務執行副總裁,他在迪拜長大,畢業于哈佛商學院。

    Vito設計時粗略估計油價將長期處于80美元/桶左右。2016年年初,這位新任年輕老板告訴團隊Vito將毫無希望,除非團隊考慮按照不超過40美元/桶的情況下項目仍能盈利的標準來對項目進行瘦身。Sawan被認為是殼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他指出,“在當時的油價下,我肯定不會站在執委會面前,讓他們投資Vito項目。”

    在接下來的一年左右,團隊徹底改變了Vito項目的設計規劃。他們對“水線以上部分”這個平臺最大組成部分的重量進行了大瘦身,從40000噸減至8900噸。他們從平臺上拆除了一根備用管,這根備用管用于確保在主管堵塞時,平臺仍然可以繼續采油。(殼牌強調,堵塞只會影響產量,而不會影響安全性)。

    殼牌團隊希望全新的Vito項目規模能夠正好適應當前這個以石油需求峰值論為主的大環境。

    拯救Vito的努力也說明了即使行業困難重重,深水項目仍然有利可圖。一個深水項目雖然需要在前期進行大規模的投資,但在其整個生產周期中,項目會帶來大量現金。Van Beurden稱,即使石油需求增長放緩,“我也不介意開展深水項目。”

    在一家喜歡使用各種時髦詞匯的公司,有一個詞卻逐漸臭名昭著,“炭中取栗”。一位前殼牌首席執行官用這個詞來形容公司在前一輪可再生能源投資中的試驗性策略。雖然殼牌在進場時這些技術正受到熱捧,但卻玩火自焚。

    殼牌投資了太陽能電池板制造業,但當公司發現時機太晚,無法獲得足夠利潤,且行業競爭非常殘酷后,放棄了該投資。殼牌也投資了風力發電場的開發,但由于風電場的平均利潤率低于普通的深水項目,投資風電是種浪費,因此也推出了該項目。殼牌還曾涉足氫氣能源,但在2005年左右,監管機構發現殼牌大量超額記錄石油儲備后,殼牌不得不停止該項目,這一丑聞使殼牌重新關注其真正的主營業務。

    Van Beurden告訴作者,“之前我們已經嘗試了這些東西,得到了深刻的教訓。到目前為止,這些投資都沒有奏效,而那些我們認為不會奏效而放棄的項目反而取得了成果。因此,我們并沒有光彩的投資歷史記錄。”

    Van Beurden例舉了這些不光彩的歷史教訓中的一個:由于沒有把可再生能源當做戰略方向,因此殼牌在可再生能源領域潰敗,這導致殼牌在投資時表現得膽小謹慎。殼牌在錯誤的領域投資太多,反而在正確的領域投入太少。

    Van Beurden表示,如今,殼牌再犯同樣錯誤的風險太大了。他說,“我們相信,展望本世紀下半葉,可能有一半的能源是可再生能源,大部分將是太陽能,另外在重要的利基市場將隨處見到風能的利用。因此,如果企業想玩轉于能源系統的非油氣領域(可能是能源系統的最大部分),就必須在這些價值鏈中具備競爭力。

    因此,這次殼牌正在投資電力行業,包括可再生能源,其宏偉目標是成為全球領先的清潔能源公司。

    BP年輕華人科學家研發新一代地震成像技術 在墨西哥灣獲得突破性勘探發現

    這種策略在外人看起來,仍然只是一系列零散的舉措,但殼牌在加速推進。例如,殼牌是在阿曼和加利福尼亞州建立大型太陽能電廠財團的成員。他們的目的是最大限度地提高石油產量。太陽能發電廠建在處于生產后期的老油田旁,這些枯竭油田需要注入蒸汽以便采出剩余油。通常,制造這種蒸汽需要燃燒天然氣,如今殼牌財團將用太陽能發電來制造蒸汽。

    殼牌下了很大賭注來在燃氣發電廠附近建太陽能電廠,建造混合動力發電系統,從而使其能夠利用新能源套利:在不同時期涉足不同的能源領域,以實現利潤最大化。殼牌已在澳大利亞開始這樣做了,并計劃擴大這種做法。

    與此同時,殼牌正利用其經驗建造巨型的海上風電場,這被大家一致認為是風電的下一個熱點。其在荷蘭北海投資了一個名為Borssele的大規模海上開發項目。目前,殼牌正在出售其股份,并計劃投資于其他處于早期、盈利性最大階段的海上風電項目。殼牌關注的海上地區包括:荷蘭其他地區、歐洲其他國家、臺灣,以及美國東海岸。除了開發風電場外,殼牌還打算買賣他們生產的電力。這將使貿易商獲得更多的利潤,并且將會減少殼牌的碳排放。

    殼牌也在重新關注氫氣,作為德國政府試驗項目的一部分,該項目計劃在全國各地建設約400個加氫站,殼牌認為有政府補貼的幫助,最終這一領域將開花結果成為一個新的巨大的市場。長遠來看,殼牌將氫氣視作全球清潔能源網絡的支柱。氫氣不是能量之源,它是一個能源載體。這種理念是在價格便宜的地區生產風能和太陽能,用它把水分解成氧氣和氫氣,再液化氫氣,然后就像如今的液化天然氣一樣進行交易,并將氫氣運送到缺乏能源的地區,在那里氫可以通過被稱為燃料電池的設備變成電力。擁有大量貿易商和油輪,殼牌預計自己有優勢將氫氣賣給那些需求最大且價格最高的地方。

    殼牌也正在進入電動汽車業務領域。去年10月,殼牌收購了一家荷蘭公司NewMotion,該公司在歐洲經營著30000多套電動車充電設備,并為與其簽約的電動車主提供約50000個其他充電站服務。殼牌不愿透露其為NewMotion支付的費用,但相對殼牌來說價格顯然微不足道。根據文件顯示,2016年,NewMotion的營收1350萬美元,凈虧損410萬美元。

    去年12月,殼牌完成了一筆更大的交易,收購英國商業電力和天然氣公用事業公司First Utility。兩家公司都沒有透露交易的細節。

    幾家大型養老基金和資金管理公司批評殼牌沒有充分考慮到倘若石油需求高峰和碳排放限制到來,殼牌可能會發現自己擁有大量的資產包袱:未開發但卻無法盈利的黑金石油。

    殼牌總部的一個大廳,陳列著一個和門尺寸大小的方形大石塊,石塊內放著幾十個與扇貝相關的雙殼貝類化石。扇貝殼是殼牌的標志,它倍受公司一位創始人的青睞,其家族企業早在19世紀就在倫敦交易裝飾貝殼,那還是在石油時代來臨的黎明前,正是那次能源轉型推動了公司的崛起。

    如果殼牌的領導人能夠駕馭今天的能源轉變,那么殼牌將可能再順利的運營一個世紀,其業務將從貝殼到石油,再到什么領域,沒有人知道。太陽能?風能?還是別的東西?

    如果高管們以失敗告終,那么殼牌這個名字可能會讓人們想起一個不同的物種:渡渡鳥。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評論 搶沙發

    午夜美女裸体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