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gwcue"></menu>
  • 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哈佛商業評論:石油的周期性繁榮-蕭條可能已經結束!原因在這里!

    http://www.oa513.com/

    變革才是唯一不變的!

    編譯 | 君子蘭

    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IA)的數據,在去年11月份,美國的原油產量自1970年以來首次超過1000萬桶/日。有分析師預測,美國可能在2018年超過沙特阿拉伯和俄羅斯,成為世界最大的石油生產國。美國的能源行業是如何走到今天這一步的,對行業又意味著什么?

    OPEC和俄羅斯以及其他非石油出口國達成的減產協議促成了石油價格的持續上漲。在減產的作用下,今年1月份布倫特原油價上漲至每桶70美元以上,而此前石油行業在2017年的平均每桶原油價格為54美元。美國頁巖油氣生產商則抓住時機提高產量,以期從原油價格上漲中獲益。

    由于北美油氣生產商的增產,原油價格可能還會持續波動。與國際石油公司和石油巨頭通常需要5到10年的時間才能開發一個常規油藏不同,這些開發非常規油氣的石油公司已經將其鉆井和壓裂技術進行革新,使其能夠在短短幾個月內對突發的市場波動做出反應。

    近期的價格波動凸顯了全球能源市場進入了一個不確定性的新時代。隨著全球石油生產商間的協作,傳統的石油繁榮-蕭條周期正在被一種基于生產需求產生的,更快、更少的價格輪換所取代。雖然這種改變使價格走勢不那么極端,但也更難以預測。來自“身手敏捷”的頁巖油田的原油產量不斷波動是近期油氣價格變化的主要驅動因素,并且燃油效率的提高以及全球向低碳能源結構調整也對此有所影響。這雖然對消費者來說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卻使油氣生產變得更加困難。

    隨著全球油氣市場逐漸適應這種變化,油價的不可預測性將會繼續加劇。對主要國家而言,更大的潛在不穩定因素是,美國石油供應的預期激增可能足以滿足今年全球石油需求的增長。在成為全球最大的石油凈進口國數十年之后,由于在2015年取消了原油出口禁令,現在美國正在向中國,英國,墨西哥和印度出售數百萬桶石油。

    http://www.oa513.com/

    由于2014年油價暴跌導致美國數十家石油公司破產,“幸存者”大幅度降低壓裂成本,使得產量急劇上升。這些效率越來越高的幸存者現在占美國石油生產者的一半,而在七年前僅僅為10%。事實上在2018年,頁巖生產商可能已經能夠通過自己的現金流來開展未來的鉆探項目。

    雖然石油巨頭計劃大幅提高在德克薩斯州和新墨西哥州的二疊盆地頁巖產量,但是單單是美國的頁巖生產還不足以滿足全球不斷增長的石油需求——尤其是當頁巖油儲量只能只會讓我們再開采10年,而不是50年。石油公司需要開發新的常規和非常規油氣資源,以滿足不斷增長的石油需求以及彌補每年高達400萬桶自然枯竭的油藏量。

    獨立的頁巖生產商、國家石油公司和大型綜合性公司正在面臨艱難的決策。盡管頁巖儲量巨大,而且他們也可以開始開采全球的頁巖油儲量,但是無論是從中國還是到阿根廷的大部分產區,頁巖油氣儲量的開發都需要大量投資來完善相應的開采生態系統和供應鏈系統,此外還需要開采、收集、處理、運輸和儲存原油的基礎設施。當然他們也可以繼續對傳統油氣藏進行開發,通過對新技術的長期投資,使得生產周期和成本能夠與頁巖生產商進行抗衡。大部分擁有大量資產的石油巨頭可能會選擇對沖他們的投資風險進而共同開采常規和非常規油氣。

    一般而言,廉價石油至少有一個短期影響:它將與可再生清潔能源競爭并放緩能源結構轉型速度。交通運輸一直占據著全球石油需求的絕大部分。只要石油價格低于其2008年的最高原油價格每桶145美元,能源轉型的經濟緊迫性就并不是十分強烈,甚至在中國和歐洲,即使政府支持擺脫內燃汽車的依賴,這種經濟緊迫性也并不明顯。財經界俗稱“大摩”的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在去年5月油價相對較低的時候在一份名為“到2050年純電動汽車將達10億輛”的報告中預測,未來12年內電動汽車只會占據7%的市場份額。

    然而從長期來看,隨著各種運輸方式的燃油效率提高、汽車保有量持續下降以及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汽車越來越受歡迎,交通運輸的石油需求可能會有所下降。根據摩根士丹利的研究,到2050年,世界上一半以上的汽車很可能是電動汽車。 隨著技術革新,成本降低以及可再生能源和存儲的結合,電動汽車取代內燃機汽車的臨界點可能會提前。這些大的趨勢使得石油生產商將他們的視線從傳統的交通運輸能源轉向創新型石化產品,包括服裝和建筑材料等等。
    國際前沿技術動態(2017年10月)
    為了適應價格和供給兩者持續小幅波動的新環境,石油生產者和消費者可能需要重新評估油氣發展趨勢并不斷調整其策略。 以下是一些具有前瞻性的油氣生產商和消費者已經開展的幾種方法:

    石油供應商和油氣資源多元化。主要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商正在通過非常規石油和天然氣的投資組合來應對更大的不確定性,以便靈活而有競爭力地應對市場變化。埃克森美孚,雪佛龍和殼牌等公司都表示,他們預計將擴大其在美國,加拿大和阿根廷的頁巖油氣產量。

    另一方面,煉油廠和其他石油相關工業開始擴大并尋求更有利的石油供應來源和更有利的條款。例如,印度80%以上的石油依靠進口,去年印度在其歷史上第一次開始從美國進口石油。再如,最近波蘭與美國簽署了有史以來第一份原油合同,以求擺脫俄羅斯單一油氣來源。中國、日本和波蘭的一些私人煉油廠為了保證原油供應,正試圖從傳統的長期供應合同之外尋找油氣來源。

    石油業務數字化。油氣巨頭正在嘗試利用頁巖革命尖端技術取得的經驗,將海上常規石油項目的開發周期和成本降低約40-50%。雖然石油業務數字化的發展仍處于初級階段,但率先使用數字化的生產商正在與油田服務公司、工程公司和施工團隊密切合作,將人工智能,機器人和預測性維護納入海上作業。無人機開始應用于管道泄漏檢測,自動駕駛卡車被用于運輸焦油砂,以及斯倫貝謝正在試驗一種機器人鉆機,該機器人的鉆井時間比傳統鉆機少30%,所耗人工工時也減少了30%。所有的這些措施都是為了將油價的邊際成本從目前的每桶70美元降低到每桶40美元左右。

    油氣巨頭同時也在通過開發新的生產數據流和開發大型海上平臺的三維數字模型來優化油田生產計劃。 通過組件模塊化,他們希望深水海上開發項目可以在三到四年內完成預建和組裝,而不是目前的七到九年,從而大幅減小成本。

    可視化、智能化 xSight開啟井筒干預新篇章

    投資于有差異化的新服務。與此同時,一些國家石油公司和石油巨頭正在探索新的方法與頁巖生產商產生差異化,例如投資煉油廠、管道、石化產品和靠近消費者的儲油基礎設施等。例如,沙特阿美石油公司正考慮投資數十億美元來擴大在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的煉油能力,以及在中國新建煉油和石化工廠,以求鎖定客戶。

    重新評估緩沖區以適應更不確定的環境。隨著不可預測性成為行業的新常態,一些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商開始更多地依靠期貨合約對沖來保護自己免受原油價格的波動影響。這些期貨合約可以鎖定未來的價格,或者從石油開采出的那一刻到精煉產品出廠設定限制。通過放置價格波動的上限和下限,生產者可以對現金流量更確定。

    亞洲和中東地區的一些國家可能面臨社會壓力被要求恢復石油補貼,以保護公民利益免受石油價格波動的影響。在認為油價可能將長期處于低位,印度尼西亞,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其他幾個國家已經加快了撤銷汽油和柴油補貼的進程,并在幾年前將它們與市場價格掛鉤,充分利用了油價大幅下跌的機會。

    2018年的頭幾個月顯示,石油工業開始進入了一個變革將是唯一不變的時代。由OPEC和地緣政治事件主導油價時期的油價高峰不會再出現,但沒有了以往的斷崖式變化并不代表著石油市場就此平穩了。隨著頁巖油生產商的崛起、石油巨頭和國家石油公司在傳統領域嘗試新的數字技術以及新的貿易模式出現,石油市場仍然千變萬化。正如我們在其他行業所看到的那樣,為了充分利用未來的新機遇,石油公司將需要變得越來越靈活,以抵消甚至利用顛覆性的新變化。沒有人能夠承受停滯不前帶來的負面影響。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評論 搶沙發

    午夜美女裸体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