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gwcue"></menu>
  • logo
    專注油氣領域
    與獨立思考者同行

    OPEC難捱的2019

    http://www.oa513.com/
    減產仍在進行中,OPEC+減產聯盟對那些沒有按約履行減產義務的同盟國也只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如若單靠沙特的減產來維護市場平衡,這場減產聯盟還能走多遠呢?如果按照伍德麥肯茲的預估,即使減產持續到2020年,全球供應增長將超過需求增長,“竹籃打水一場空”,OPEC+減產聯盟該何去何從?

    作者 | 子衿

    新年新氣象,然而2019年的“新氣象”對歐佩克來說,卻并不怎么友好。

    近日,美國眾議院司法委員會投票通過名為“NOPEC”的法案,這將使司法部門可以針對OPEC發起反壟斷行動,為眾議院投票清除障礙。如果該立法最終獲得通過,美國司法部將能以共謀為由,控告OPEC或其成員國。

    另一方面,美國對委內瑞拉的制裁使得OPEC左右為難。美國對委內瑞拉國有石油公司PDVSA施加制裁后,委內瑞拉總統尼馬杜羅寫給OPEC秘書長Mohammed Barkindo,希望尋求OPEC的支持。根據路透社的報道,馬杜羅在信中表示,美國非法干涉委內瑞拉內部事務,希望“OPEC成員國及部長級會議”給予委方充分支持。他希望OPEC堅定支持委方,一同“譴責和應對”美國對“一個OPEC成員國(即委內瑞拉)重要資產”的剝奪。幫或不幫,OPEC沒有作出回應。

    或許,在“NOPEC”法案成為正式法律條文之前,仍然有很長一段路,但這樣的結果顯然已經對OPEC產生了重要影響。出于擔心美國即將出臺針對石油行業的反卡特爾立法,日前OPEC和俄羅斯合作章程草案決定不成立一個正式聯盟機構。或許,面對委內瑞拉的請求,OPEC可以“理直氣壯”置之不理以避免陷入政治糾紛,畢竟2018年面對伊朗請求OPEC開會討論美國對伊朗的制裁,OPEC也曾斷然拒絕。

    然而,OPEC面臨的問題顯然不僅僅如此。

    減產聯盟“表里不一”

    http://www.oa513.com/
    自2016年12月達成減產協議以來,OPEC和俄羅斯主導的OPEC+減產聯盟一直在共同減產平衡市場,支撐油價。根據OPEC+減產聯盟于2018年12月初達成的最新共識,OPEC成員國和包括俄羅斯在內的盟友同意自1月1日起,將日產量削減120萬桶,以消除產能過剩并支撐油價。

    然而情況卻并沒有那么和諧。本周三國際能源署(IEA)表示,盡管1月份OPEC產量降至四年低點,但OPEC國家遵守減產協議的比例為86%,非OPEC參與者僅為25%。而作為該聯盟中最大的非OPEC產油國,俄羅斯將全面實施減產的時間表推遲了一個月。不僅僅如此,根據路透社2月8日的報道,普京的前同事兼密友、俄羅斯政壇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俄羅斯最大油企Rosneft總裁Igor Sechin致信普京,稱莫斯科與OPEC達成的減產協議是一種戰略威脅。而另一個非OPEC國家哈薩克斯坦似乎只是搖旗吶喊,亦如其在過去兩年中大幅提高產量而不是減產,2019年1月份其非但沒有減產,而是增加了產量。

    顯然,不和諧的情況并不只是這幾個盟友而已。面對情況種種,OPEC秘書長Mohammed Barkindo在一份聲明中敦促減產盟友履行削減石油產量的承諾。“(在減產方面)特阿拉伯王國繼續展現出領導力,” Mohammed Barkindo在一份聲明中說,“任何一方都無法扮演’搖擺生產者’的角色,”,并敦促所有國家“全面,及時地”履行其義務。

    需求增長放緩

    http://www.oa513.com/
    比起減產聯盟的成員國在減產承諾上打折扣,更惱人的是需求增長放緩。回顧最后一次減產聯盟大會,正是由于需求增長放緩和供應增加導致2018年最后一個季度油價下跌超過40%,促成減產聯盟同意繼續削減產量。然而,盡管已經大量減產,2019年市場仍存在需求減弱的挑戰。

    日前IEA、EIA和OPEC三家機構都下調了2019年的石油需求增長預期,而其原因是經濟放緩,以及對競爭對手供應增長加快。IEA在報告中稱,盡管OPEC減產,且美國對委內瑞拉和伊朗實施制裁,但全球石油市場今年仍難以消化OPEC以外國家快速增長的原油供應。“價格走低以及中國和美國石化項目的啟動將為其提供支撐。然而,經濟增長放緩將限制任何上漲空間。”

    不僅如此,IEA、EIA和OPEC三家機構都下調了2019年全球對OPEC原油需求預測。是什么推動了對OPEC原油需求的下降?除了需求增長預期下降外,非OPEC國家(尤其是美國)的供應增加是重要原因之一。

    IEA和EIA對石油供需的最新預測顯示,隨著需求預測的下調和美國供應前景的改善,市場對OPEC原油的需求正在減少。IEA、EIA和OPEC三家機構都上調了對2019年非OPEC石油產量增長的預測。其中,IEA將其對OPEC以外的原油供應量增長的預估從此前的160萬桶/日上調至2019年的180萬桶/日。EIA更是將2019年美國石油日產量預估上調34萬桶,其中逾三分之一來自墨西哥灣。另外,由于美國墨西哥灣的產量高于預期,OPEC將非OPEC產量預測上調8萬桶/日至218萬桶/日。

    咨詢公司伍德麥肯茲(Wood Mackenzie)也認為OPEC短缺仍將面臨壓力。伍德麥肯茲預計目前的石油盈余仍將持續,迫使該集團考慮延長2019年的產量 – 可能到2021年 – 以平衡市場并提高油價。伍德麥肯茲預計2019年全球需求量將增加100多萬桶/天,與2018年水平相似。2020年增長將略有加速,平均為130萬桶/日。但在同一時期,非OPEC國家的供應量預計每年將增加逾200萬桶/日。即使假設OPEC的減產持續到2020年,伊朗的出口仍然受到制裁的限制,全球供應增長將超過需求增長。面對這樣的結果,或許不只是Rosneft總裁Igor Sechin認為加入減產聯盟是一種“戰略威脅”了。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本站任何文章:

    評論 搶沙發

    午夜美女裸体福利视频